首 頁   |    English

這是描述信息

“弄潮兒” 梁福東

2014-10-24 16:26
人物標簽:華仁世紀集團董事長
 
人物印象:極具商業前瞻性、有膽量、敢冒險,能堅持
 
 
        從1986年經營貿易創辦青島首家精品商場——金城商場,實現3800萬元的年收入,到1992年開發建設被稱為“青島東部第一樓”的金都花園;從山東省第一座5A智能高檔寫字樓——“華仁國際大廈”,到首個歐式住宅項目“金都新村”;從1996年設立生產國家第一代基因抗癌制品“海福康之侶”的青島華仁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到投資2.3億元成立生產非PVC軟袋大輸液的青島華仁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從白手起家來青闖蕩市場,僅有數十人的小門市部,到如今橫跨地產、醫藥、礦業和投資四大領域的大型現代化企業集團,梁福東用了30年的時間。
        這是一個軍人變身商人的故事,也是一個改革的“弄潮兒”從零售領域到地產,又到醫藥,再到礦業與投資的華麗跨界。55歲的梁福東一路走來,見證了青島這座城市幾大商業模塊的巨變和發展,也在這一片商海中找到了一個屬于自己的位置。
然而這次采訪,梁福東更想告訴我們的,似乎并非那些商業的奧秘。
        聊起那些年的創業故事,梁福東說,自己這30年來,幾乎沒有放棄過能抓到的所有發展機遇,用那顆在軍隊時培養出的堅韌、勇敢之心在商海中一次次選擇、堅持、勝出,他從未回頭看,眼神總是望向遠方,期冀用勤奮和智慧讓“華仁”這座商業大廈再高些、再雄偉些……
 
 
梁福東:用未來的眼光看現在
 
 
        這是一個軍人變身商人的故事,也是一個商業“勇士”從零售領域到地產,又到醫藥,再到礦業與投資的華麗跨界。55歲的梁福東一路走來,見證了青島這座城市幾大商業模塊的巨變和發展,也把自己的“攤位”培育成了資產規模62個億的商業王國。
        在勇者成功的背后,值得我們深究的,并非這個王國崛起的傳奇故事本身,也非一個富翁的誕生記,而是梁福東一次次的轉型和跨界背后,到底深藏著怎樣的抉擇和玄妙。
 
胡同里跑出“百萬富翁”
 
        在青島華仁輸液文化博物館里,陳列著一輛老式的國防牌自行車。30年前,25歲的梁福東就是騎著這輛車穿梭于青島的大街小巷。
        那是改革春風剛剛吹至青島的1984年。當時在沈陽軍區服役的梁福東,被部隊派到青島,嘗試做些小生意。配合部隊增收節支。
        在那個集體經濟至上的時代,選擇“單干”需要膽識和勇氣,25歲的梁福東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他只身一人來到青島,一無資金,二無經驗,全靠自己摸索,而骨子里不服輸的梁福東是個“認死理”的人,“一旦選擇,再困難也不能退縮半步。”
        1986年,在青島“闖蕩”一年有余的梁福東結束了摸索過程,開始真正步入創業階段。在青島市四方區臺柳路143號,一塊東北金城公司青島經營部的牌子悄悄掛了起來。為了捕捉可能稍縱即逝的市場信息,梁福東每天一早起床,就騎著自行車出去“掃街”,推介業務、聯系廠家。
        當時,中國的家電市場剛剛起步,電冰箱還是家電中的貴族,梁福東從中國經濟發展的強勁脈搏中感覺到電冰箱市場的廣闊前景。在考察了全國42家電冰箱生產廠家后,梁福東將注意力投向青島的利勃海爾——今天的海爾。1.1萬臺的訂貨合同讓當時的人們目瞪口呆,也使梁福東和他的員工們陷入背水一戰的境地。貨源有了,可是該怎樣開辟銷售渠道?
        由于市場信息不透明,梁福東開始在大江南北奔波,一家一家地找客戶,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跑市場。正是憑著這樣一股干勁,到1987年底,公司已從一年前起家時的10萬元發展到創利潤166萬元,并以每年2倍~3倍的速度滾動發展,梁福東撈得了創業后的第一桶金。
 
 
“商廈大亨”轉地產
 
        經過幾年的積累,梁福東根據青島市民消費需求現狀與商業現狀不配套的狀況,大膽決策,投資560萬元街在中山路路口建成山東省第一家精品商城——金城商場。在地理位置并不理想的情況下,靠一流的商品與服務,當年即創下營業額3800萬元的優異業績,各項經濟指標均列全省同行業首位。
        在國內現代零售業概念剛剛萌芽的1990年代初,金城商場的橫空出世極大地沖擊了青島的市場,“買精品到金城”成為當時青島最流行的廣告語。在1990~1992年三年時間內,金城商場讓梁福東狂賺700多萬元。
        完成了原始的資本積累,梁福東的概念是“必須會花手里的錢”。就在他像狩獵般尋找投資領域時,他得知了青島市政府決定將經濟文化中心東移的消息,隨即將目光放在了房地產行業:1992年,他以當時青島市東部地區的最高價格買下浮山灣畔的一塊地皮,興建高級公寓式寫字樓“金都花園”。1994年底,金都花園正式交付使用,創造了“第一個開工、第一個封頂、第一個交付使用”3個第一,被稱為“東部第一樓”。
        多數人并不知道,為了在眾多對手中脫穎而出,梁福東率領施工隊日夜開工,以求搶在所有在建項目之前竣工。甚至在當年超強臺風席卷青島時,他和員工們還冒雨來到工地,勘察現場保護設備,以確保施工質量與進度。“我就是這樣一個人,認準了,一定要做到。”
        2001年,在青島五四廣場旁邊,投資2.5億元、建筑面積64000余平方米、高160米的華仁國際大廈拔地而起。多年的從商經驗讓梁福東明白,質量是生存之本。因此,從投資籌建伊始,無論是設計風格、裝修,還是建材的選用,梁福東無不精益求精。如今,雖然華仁集團的樓盤并不算多,但在很多青島人的心目中,這些樓盤都是當時青島房地產界的代表作。
 
 
再度轉身“健康”產業
 
        就在梁福東的地產板塊聲名大噪之時,梁福東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轉型。對比恒大和龍湖等地產巨頭的發展軌跡,這樣的選擇確實令人費解。但梁福東有自己的觀點:“在房地產領域里做大,需要大量的社會資源和巨額的資金支持,在當時來說風險極大;第二就是我自己非常想做一個品牌,像海爾、海信一樣。”
        此時的梁福東盯住了當時紅極一時的保健品行業。在1994~1996年短短三年間,近在濟南的三株年銷售額從1個多億猛漲至80個億,這一神話深深地刺激了梁福東的神經。追逐商機的本性驅使著他毫不含糊地踏進了這股保健品狂潮。
        1995年,梁福東啟動了金城實業的體制改革,同時盤下了原屬于國有性質的海燕制藥廠,成立了青島華仁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并與位于青島的國家海洋研究所合作,研制出了新一代保健品——海福康之侶口服液。但做了沒多久,梁福東發現了市場的混亂不堪,便萌生了退意。
        一個偶然的機會,梁福東得知歐洲先進國家已普遍使用軟包裝的非PVC輸液,而在中國類似的產品才處于研發引進階段。目光敏銳的梁福東立刻意識到這必將成為輸液行業未來的發展趨勢,會有廣闊的市場前景。經過詳細論證,1998年,梁福東又邁出了他創業歷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步,毅然進軍非PVC軟袋大輸液生產領域。他組織專家多方論證及進行廣泛的市場調查,成立了青島華仁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吸納大量專業技術人才及國內一流院校和醫療機構的專家、學者加盟的同時,引進國外先進生產技術和設備,生產非PVC復合共擠膜軟包裝大輸液產品。
“投資2個億,引進了德國的生產線,開創了國內業界的先河。
        隨后,華仁太醫、華仁新特藥、華仁塑膠先后成立,實現了產品多樣化,形成了醫藥研發、生產、銷售和原料配套健全的健康產業鏈,不僅豐富了集團在醫藥保健領域的擴展內容,而且標志著梁福東率領的華仁世紀集團健康產業規模初成。
        作為國內首家專業生產非PVC軟袋輸液的企業,華仁藥業迅速成為諸多醫院的合作對象,其“仁”字牌非PVC輸液成為山東省著名商標和國家馳名商標,其產量、銷量位居全國非PVC軟包裝輸液前列。
        2010年,華仁藥業成功登陸深交所創業板,成為國內知名的上市公司。
 
第三個“十年”的坎
 
        梁福東將華仁的發展歷程分成了三個“十年”:以1992年為起始,第一個“十年”做了一家在青島有口皆碑的房地產公司,第二個“十年”進軍健康產業并做成了一家上市公司,那么,第三個“十年”華仁該做什么?
        2008年,一次高爾夫球賽上,梁福東結識了一位在南非開礦的華商。談及各自的生意時,梁福東很快對礦產行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實際上,礦產無疑也是當時最熱門的投資生意,礦產資源價格常年居高不下,國際期貨價格也持續走高。
        巨大的利潤空間讓梁福東暗自下定了投資礦產的決心,但礙于當時正是華仁藥業準備上市的關鍵時刻,集團上下無暇分心其他領域,他并未立即出手。直到2010年華仁藥業上市成功,他才得以騰出手來推開礦業這道大門。
        自2011年以來,梁福東砸下兩三個億,組建了由專業人士組成的華仁礦業公司,進而在國內拿下了兩個采礦權和兩個探礦權,共計4個項目。
        然而,礦業的水很深,稍不注意就容易翻船。出乎梁福東意料的是,華仁投資初期礦產價格飄紅,但投進去后礦產價格卻開始持續下跌,最低谷時甚至跌至開礦成本價。巨大的投資換來如此結果,這讓華仁集團內部一度質疑梁福東進軍礦業的決定是否正確。
        “當時我們曾建議老板撤回投資。”回憶起當時情景時,華仁集團常務副總裁解艷燕坦言:“但老板卻堅持信任自己的判斷,無論是項目還是用人,都絲毫不為所動。”
        梁福東堅持認為,礦產資源始終是稀缺資源,不管在短期上價格如何波動,在長期上其價值必然會有所增值。為了讓華仁礦業團隊重塑信心,他特意在集團內部公開表示了對于華仁礦業的信心以及對于其業務負責人的信任。得到華仁集團的全力支持后,華仁礦業在堅守之余,也重新對業務進行了梳理,逐步減少價格波動較大的錳礦投資,增加鉛鋅礦和銅礦等保值能力較強的有色金屬礦產的投資。
        忍耐終于得到回報。經過了三四年時間的漫長煎熬后,礦產價格終于發生逆轉,行情開始一路上揚,華仁礦產的賬面虧損也隨之逐漸收窄。
        時至今日,華仁投資管理公司已經涉足市值管理、項目并購以及風險投資等諸多資本領域,使得華仁集團完成了橫跨地產、醫藥、礦業和投資四大領域的產業布局,形成了實業與投資雙輪驅動的發展模式,類似于企業教父柳傳志的聯想控股。按照2013年的最新數據,這個產業王國年營收已經達到28個億,資產規模已經達到62個億。
 
 
對話
 
看好高新區的房地產發展
 
記者:華仁集團如此多的板塊,梁總在挑選人才方面有什么經驗或者說方法?
梁福東:找對的人做對的事,且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在制定好責權利的條件下,對于華仁集團旗下的子公司和參股公司,我都是給予絕對信任以及全力支持。他們開會我從來不參加,即使有時路過,他們喊我進去講幾句,我也不去。因為有可能就因為我這幾句話,就把他們的原計劃打亂了。
記者:從房地產到健康產業再到礦業,華仁集團涉足的領域越來越多,體量也越來越大。您在投資方面是屬于保守還是膽大型呢?
梁福東:我覺得我屬于膽子大型。(笑)
記者:膽大也得有把握吧,大約幾成把握您就會去做?
梁福東:幾乎沒有把握的時候!機會往往都在這時候,不過基本判斷是在心里想好了。有錢的時候,考慮更多的,不是還該做什么,而是什么不能做。及時收手是很難的,很多人都跌在這樣的情況。
記者:如果你給予大家一個建議,現在應投資什么領域呢?
梁福東:我不能給這個答案,因為沒法給,每個人的看法沒法統一的。但有一點,投資一定要看未來,而非現在。
記者:您的每一次投資都順大勢而又先于大勢,那么對現在房地產投資您如何看?
梁福東:我最看好高新區的發展,未來十年內這片土地將最具潛力。華仁集團還在那里打造了一個華仁健康產業園。
 
 
《半島都市報》記者 劉姝婷
上一個 :
爱浪直播平台下载苹果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ios